文:陳法蓉/東吳大學心理學系碩士班

年底的九合一大選在827日來到登記的階段,在這關鍵的時刻,台北市市長候選人之一的范雲於823日在個人臉書發出退選聲明「民主的臺灣,不民主的選舉」一文,寫到:「作為連政黨補助款都沒有、極度缺乏資源的小黨召集人,幾經思量,我希望在未來九十幾天中,將我們非常有限的人力與捐款,集中在社民黨五位台北市議員候選人。(范雲臉書,2018/8/23)」,范雲退選一事帶起社會大眾的討論:「究竟選舉保證金的設立是保障候選人品質?還是讓候選人心有餘而力不足呢?」

「選舉保證金」前後輿論數量走勢圖

圖一:「選舉保證金」前後輿論數量走勢圖

根據選罷法規定,參選市長選舉需繳交保證金200萬元,開票後依票數拿回補助,倘若沒有達到限制門檻,保證金將沒收。此設定是為了怕有人隨意參選、混淆視聽、浪費行政資源。但對許多有志想投身公職的候選人來說,若沒有政黨的加持,200萬有可能就是個巨大的挑戰。823日因范雲退選一事,200萬元的保證金又再次成為熱門話題(見圖一)

有網友回應:「區區兩百萬小額募款都凑不足,遊戲規則不是從這屆開始。(范雲臉書,218/8/24)」;但也有網友回應:「不合理的『國民兩大黨定的高額保證金制度』,小黨要出現市長候選人難上加難!(范雲臉書,2108/8/24)」,認同200萬保證金確實是增加了小黨參選的困難度。

另外一件值得討論的事情是,各別分析「選舉保證金」的媒體與自媒體關鍵字(見圖二、圖三)可以發現,從媒體的角度主要是用「報導」的方式來呈現這個議題,但從自媒體的文字雲可以看出,網民是以「小黨」作為討論主軸,文字雲中出現「時代力量」、「募款」、「捐款」,另外獨立參選的「歐巴桑」、「Zcould」與「冼義哲」也受到關注。可以推測也許網民部分認同:「選舉保證金對於小黨或獨立參選候選人來說確實是參選一大考量,同時也增加他們投身公職的困難度。」

「選舉保證金」媒體文字雲

圖二:「選舉保證金」媒體文字雲

「選舉保證金」自媒體文字雲

圖三:「選舉保證金」自媒體文字雲

在網友持兩極意見的情況中,范雲的文章也附上了社民黨根據各國選舉保證金所做的圖表,呼籲大家除了以「金錢」來做門檻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可能性?

39965757_2375114892518463_1535227676179038208_o

圖四:全球首都市長保證金「誰最噴錢」?(資料來源:范雲臉書)

從圖表中可以得知,相較於其他國家的首都,台北市的保證金確實高出許多,甚至收取保證金在德國是違憲的!而收取保證金對候選人可能有什麼樣的影響呢?依據競選職位的層級,保證金的金額也不同,加上選舉需要宣傳,對於無黨或小黨的參選人而言,將是一大挑戰。以柯文哲為例,現今民調樂觀,媒體及網路關注度高,仍然拿房產抵押,募資2,000萬作為參選經費,可見選舉花費確實不低,加上保證金的制度,這無非是增加選前的負擔。選舉是為了選賢與能,如果有心為民喉舌的參選人因為籌不出保證金而落選,是否成為全民的遺憾?再以屏東縣議員蔣月惠為例,她為了參選並把補助金回饋給弱勢族群,甚至不惜上街頭拉小提琴,若非新聞播報,這位沒有任何背景及資源的參選人,怎麼才能受到媒體關注?

選舉的目的是找到願意為這塊土地盡力付出的人,若保證金的設立是為了過濾候選人的品質與意願,是否有其他的方法能夠在達到此目標的同時卻不扼殺缺乏資源的候選人呢?也許透過連署書或其他方式?也能確保此候選人有一定的知名度、可信度,比起用金錢這樣的外在條件來評斷更合適些。

註:照片擷取自范雲 FAN, Yun

僅個人言論,不代表公司立場

【青年人輿情視野】系列文章係由一群關心社會的青年人自發性決定主題並進行分析,由浚鴻數據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提供輿情資料庫作為分析素材,能充分展現時下青年人關注的議題,以及他們的想法。


204188

陳法蓉

可以叫我Michelle,喜歡旅行、攝影、寫文章、交朋友

大學、研究所都唸心理學,我不知道你們正在想什麼,但我知道你們喜歡問這個問題

曾寫過兩篇文章獲刊登,擅長寫敘事型故事

現在正在經營部落格《敘說者的流浪日常》專寫日常故事、旅遊紀錄,鼓勵大家寫下屬於自己的故事!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