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杜景怡/東吳大學心理學系

俄羅斯世足小組賽階段剛剛結束,國際足聯為求比賽能夠獲得更公正透明的執法尺度,在本屆賽事首次引入影像助理裁判(Video Assistant RefereeVAR)。然後就其所引起的爭議在小組賽階段被輿論廣泛討論,是否VAR如其訴求般帶給了足球比賽更公平公正的過程與結果?又是否VAR僅是選擇性失明的操控比賽工具?

相信球迷們都不願意看到裁判控制比賽,那麼究竟這項以良善立意為出發點的舉措為何被如此多的人爭論?

阿根廷球王馬拉多納1986年的上帝之手至今為人們津津樂道,然而2002韓日世界杯上西班牙義大利遭遇的不公正判罰,也使得許多人對韓國足球至今仍嗤之以鼻,VAR的引入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這些事件再次出現的可能。「足球魅力來自於裁判」的論調在受挫方看來無異於一場騙局,然而在勝利者狂歡的渲染下,亦被無限的合理化成足球的不可預測性。縱觀本屆世足賽相關輿論的正向討論可以發現,西班牙,法國等因VAR而得益的傳統豪強被多次提及,而在負向討論中,韓國瑞典兩個並不擁有眾多支持者的隊伍討論度較高,同事巴西及內馬爾也被多次提及,但恰好巴西是VAR的大苦主。

圖一:「VAR」正向文章之文字雲6:14-6:29

圖一:「VAR」正向文章之文字雲6/14-6/29

圖二:「VAR」負向文章之文字雲6:14-6:29

圖二:「VAR」負向文章之文字雲6/14-6/29

同樣的結果,不一樣的待遇,顯示球迷絕非理性的,在擁有更多支持者的一方得益時,輿論將公平概念誇大,反之當多數支持者受挫時,則倡導著VAR破壞了足球的魅力。也因此,討論VAR是否破壞了比賽的趣味性實屬混淆視聽之舉,並無實際意義。

另一方面,FIFA公佈了VAR介入的335次判罰,其正確率高達99.3%,然而這0.7%是否就無意義也不禁令人感到困惑,為何已經使用了影像重播系統,仍然能夠導致這大約3-4次的誤判呢?即使機器本身沒有錯,但人為如何使用VAR才是爭論的最大關鍵。主裁判在本屆世足依然掌握著場上是否要看VAR的絕對權力,且FIFA方面也未曾對VAR對話錄音進行公佈,是否存在選擇性使用VAR?例如德國對瑞典12分鐘時的爭議判罰,即使關乎瑞典隊的點球,裁判拒絕使用VAR,又如巴西對瑞士的74分鐘,慢鏡頭顯示的犯規爭議,裁判亦選擇不看VAR。針對這兩次判罰爭議的重點或許已不在最後的判罰結果,兩次判罰從不同論點去評判,皆介於假摔與犯規的兩難邊緣之下,然而當值裁判拒絕使用VAR以協助其作出最正確判罰的行為本身,才是最為人所詬病的。針對爭議判罰選擇性失明,已然完全背離了最初引入VAR的初衷。

另外,關於VAR對於比賽連續性的破壞也有多篇媒體及輿論提及,比賽的連貫性被打斷是不爭的事實,然而連貫性與公平性的顧此失彼,則隨每個人心中的那把尺而上下不定,難論對錯。

VAR首次投入大型賽事中使用,其未來仍任重道遠。一如網球比賽的鷹眼系統在實施之初亦飽受爭議,FIFA未來或應如昔日最著名裁判,現裁判委員會主席科利納所說,公佈VAR對話已減少輿論的猜疑,而是否又應該如網球比賽一般,增加挑戰權限,即兩隊主教練可在規定次數內挑戰裁判判罰,要求使用VAR,如此既能確保相對的公平性,亦避免了選擇性失明的巨大爭議。

備註:圖片擷取自Reuters.com

【青年人輿情視野】系列文章係由一群關心社會的青年人自發性決定主題並進行分析,由浚鴻數據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提供輿情資料庫作為分析素材,能充分展現時下青年人關注的議題,以及他們的想法。


杜景怡杜景怡

愛旅行愛生活,簡單、快樂。

東吳大學心理系,喜歡觀察社會了解生活的組成部分。

大學專題研究媒介對記憶影響、運動對注意力的作用、對大陸民眾偏見降低等主題

關注內容廣泛,希望能用心理學描述分析預測各類社會事件。

Leave Comment